占为己有(高干)海报剧照

占为己有(高干)超清

占为己有(高干)

  • 迈克尔·佩纳 涓子 钱嘉乐 汉斯·泽恩克尔 
  • 薛飘 

  • 剧情 

    法国 

    法语 

  • 2019 

@《占为己有(高干)》相关问题

求 鲁贝之灯 Roubaix, une lumière 百度云免费在线观看资源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eBi6FdUbGMvRJV-IUYL6ow 提取码: cjvi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鲁贝之灯》是由阿诺·德斯普里钦执导的剧情片,蕾雅·赛杜、罗什迪·泽姆、莎拉·弗里斯蒂、安托万·赖纳茨等主演,于2019年5月22日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首映。该片讲述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警长调查一名老妇人被她的两个酗酒女邻居和女领居的情人残忍杀害的故事。如果资源不正确,或者版本不正确,欢迎追问



有没有召唤类的完结小说 发给我 O(∩_∩)O谢谢 [email protected]

闪电召唤者  从一碗仅价值三块人民币的阳春面,到王牌飞行员使用过的战斗机;从地上的一棵不起眼的小草,到白垩纪的最强大的生物霸王龙;只要是地球上存在过的东西,商鼎就可以在异世界把他们召唤出来,并完全控制他们为自己所用。他的这种能力只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召出什么来,完全是随机的! 幻想召唤师第一章“总算等到今天了呀!”少年菲奥正躺在一个小山丘上,仰望着蓝天。“东西,应该马上就会送到了吧!”说完,少年伸了个懒腰,一下坐了起来。 他眼前的,还是那一片从小看到大的草原,和风吹起来一**绿色的波浪,向着天边散开去。还有散落期间的羊群和骑着牧马穿梭其间的牧民。在一般人眼里,这绝对仿佛是人间天堂一般的场景。但是,对他来说这一切早已有点厌倦了,他一直在等着这一天,“那个”把他带向更宽广的天地的使者到来。 不远处,就是他从小长大的村子—一个在辽阔的玛利安平原上完全不起眼的小村庄“格里克”。这个时候,正是吃过午饭的最悠闲的时间,能看到大人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不是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小孩子们则是聚集在一起嬉笑打闹,无忧无虑。同他们比起来,今年也不过才16岁的菲奥显得要深沉了许多。 晴朗的天空,漂浮着几丝淡淡的浮云。 少年再次把头望向这片天空,伸出手,感觉似乎能摸到它一般。虽然他从来没有一次是能真正的骑马跑到天边,但是他总觉得这片天空似乎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大。而今天,这种感觉变的更加的强烈了。这片温柔的天空,固然给了他幸福的童年,但现在却象是沉重的锁链一样将他牢牢的捆在了这里,他渴望突破,渴望新的生活,渴望更丰富的世界…… 16年前…… …… … 格里克村,和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差别:革制的帐篷,木制的围栏,三三两两的大人们,追来打去的小孩们。一样的蓝天白云,一样的绿草羊群。一样的人间天堂。 然而,这份平静很快就被一场的追逐打破了。 为首的从身形看得出大概是一对男女,他们穿着一身深灰色的斗篷,看不到脸长什么样子。他们胯下的马嘴里已经翻出了白沫子了,看样子是已经跑过了一段很长的路程了。但是他们却一点也没减慢速度,因为后面正有7,8个同样穿着深灰斗篷的人,看样子是在追他们。 在村子外边玩耍的小孩子最先发现了这些陌生人,赶忙跑回去通知各家的大人。不一会儿,村子的入口处就挤满了人。对于这样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小地方,除了偶尔经过的商队,平常是绝少能看到有陌生人的。村民们仿佛是看热闹的一般,注视着这一切的发展。 终于,为首的两匹马再也不能支持得住,腿一软就一头栽到在地,再也没动了。骑马的两个人再马将倒之前的一刹那,已经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才勉强的站了起来。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再跑得了了,两个人索性解下斗篷来。果然是一对男女,看年纪还应该很年轻,也就25岁上下。女的手中还抱了个小孩,不知为什么经过这么大的折腾居然还是一声不吭,难道已经…… 追击的马队转眼间就来到近前了,其中一人开口说道:“把东西交出来吧!我们也不想多难为你们,看在也是曾经共事的情分上,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男子似乎跳下马的时候把手伤到了,一只手扶着那只伤手说道:“如果你真的还念旧日的交情的话,就直接放我们走吧!东西是绝对不能交给你们的。你心里也该明白吧!把这个交给他们会有怎样的后果!” 穿斗篷的男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后果如何,自然会有人来裁决。但是你们这么贸然的就把那个给带了出来造成的影响会更难控制!对不起,我不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今天你们必须把东西留下!不然就不要怪我无情了!” 男子似乎也明白了这场战斗已经无可避免了,随即对旁边的女子说:“带孩子走,这里我来应付!” 女子默默的看着男子那坚毅的目光,两人仿佛在一瞬间达成了默契,随即女子抱着孩子转身就朝着格里克村的方向跑去。 穿斗篷的男子大声对后面的人喊到:“去截住她!别让她跑了!”正说着,他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一股力量正在涌现出来。“糟了!”穿斗篷的男子心里一惊。 男子此刻正手握一张卡片,嘴里仿佛在念着某种咒语般的东西。慢慢的卡片发出了微微的蓝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强,而刚刚晴朗的天空此刻却象是暴风雨要来的前奏似的瞬间暗了下来,黑云在头顶上不停的翻滚。周围的风向仿佛也在呼应着他的召唤,开始变的狂乱起来,在他周围形成仿佛龙卷风般的样子,脚下的草叶早已被撕裂得粉碎顺着暴风漫天的飞舞。 “现身吧!我灵魂的使者!暴风帝王.拉鲁贝耶!!!”随着男子的一声呼唤,手里的卡片化作一道白光冲向云中,“轰隆隆!!”一道闪电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划破天空,一个身着银色铠甲的剑士从天而降,这就是他口中的“暴风帝王”么? “可恶!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想跟我动手了!”穿斗篷的男子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已经没有选择了,现在为了保护我的家人,我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男子说到。“如果你肯好好考虑我之前所说的话,也许这场战斗根本就可以避免的!” “不可能,我也有我必须坚持的东西。对不起了!”说着,男子也祭出了一张卡片。“地狱的业火,燃尽世间的罪恶!在那火中永生的审判者,我召唤你!现身吧!我灵魂的使者!炎狱判官.欧得加!!!” 这次是地面一下子裂开了一个大口子,红色的岩浆喷涌而出,从里面走出的是一个身高超过5米的巨大人形怪物,它全身被岩浆所包裹着,脚下的草地早就被烧成了黑炭一般。“嗷呜~~~!”怪物发出了一声嚎叫,随即冲向了银甲剑士。 银甲剑士也是摆好了架势,举起锋利的长剑刺向了冲过来的怪物。 … …… ………… “菲奥哥哥!菲奥哥哥!” 不知不觉中,菲奥居然躺在那里睡着了,当他睁开眼睛,已然日已西斜。 “真是的!我说怎么大白天就没见到你的影子,居然跑这里睡起大头觉来了!还不快点跟我回去!妈妈都生气了!”说话的是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姑娘,眼睛睁的圆圆的正瞪着菲奥。仿佛是在生气呢~ “啊!怎么一下子天都要黑了!?完了!这样肯定又要被林娜婶婶教训了~~~阿奈尔你怎么不早点来叫我啊~这下被你害惨啦~”明白眼前的麻烦的少年急忙站起来,拉着妹妹的手就往村子跑去。 “还说呢,也不知到谁一吃过午饭就连招呼都不打的跑了!害人家一下午都被妈妈叫去帮忙打扫屋子了,到现在连休息都还没休息过呢!”妹妹阿奈尔嘟囔着,极不情愿的被菲奥拉着往回走。“现在就知道着急啦,等妈妈今晚上教训你的时候,我才不帮你求情呢~哼~” “好啦好啦~”菲奥一听这话赶忙停下脚步,忙不迭的回过来跟妹妹一个灿烂的笑脸,糁的妹妹一身鸡皮疙瘩。“我错了还不行么~?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上次安得里叔叔送我的那条狼牙项链,我就觉得男生戴着不合适的,不如回去就给你了吧!”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哦~可不是我问你要的哟”听到菲奥的话,阿奈尔这才喜笑颜开了。其实那条项链她都缠着菲奥要了一个多月了。项链是用银色月光狼的牙齿串成的,先别说是杀月光狼了,就是要碰上这种银色的狼的机会也是很少的。安得里作为村子里现在最优秀的猎人,也就只有很少的几条这种狼牙项链,其中一条就送给了菲奥。按他的说法是,他很看好菲奥这小伙子的潜力,只要加以时日,一定能成为比他更优秀的猎人的。 “哎哎~是我自愿的行了吧,那今天晚上就拜托你了哦”菲奥极其郁闷的说到,即使是自己的妹妹,也要花点资本才能哄得到的啊~现在的小孩啊……少年欲哭无泪。 “没问题!交给我了!嘿嘿!”小姑娘胸有成竹地保证。“谁叫你下午出来玩都不叫上我的啊,要挨骂也有人陪你了,呵呵,你这就叫自讨苦吃~” “啊~!别说了!我的心……好痛,好痛……” “哈哈哈哈哈……” 就这样,在两个小孩子唧唧喳喳的说话声中,太阳慢慢的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尽头。 回到家后,意外的没有一个人。 “菲奥和阿奈尔,看到这个后到村长的帐篷来。”一张字条放在桌上。 “难道……到了?”菲奥心里突然想起了之前还一直挂念着的东西。 “真是的!今天怎么大家都喜欢玩失踪啊!跑来跑去的,累死我啦~~~”小姑娘抱怨道。 村长的帐篷,晚上还是灯火通明,里里外外还围了不少人。 “菲奥,你知道今晚叫你来是为了什么事吗?”村长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对菲奥说到。 “是‘那个’到了吗?” “没错,你自己看看吧。”说着村长从长袍里拿出一封信来,递给了菲奥。 接过信封,菲奥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已经不受控制了,他的手都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信封实际上是的一个厚实的羊皮袋,封口出有一块红色的漆印,当菲奥的手刚刚触碰到它的,印记突然闪现出一道红光,然后便消失不见了。在场的人发出一声惊叹。 “里面是什么东西?哥哥你快打开来看一下!”旁边阿奈尔焦急的催着,仿佛菲奥更急着想看到里面的东西。 信封里面的,只是一张信纸:标题是“来自星之影的问候”。下面紧跟着一行简短的小字:“如果你能看到这行文字,就说明你已经通过了星之影的入门测试,我们随时欢迎你的加入。愿星舟的光芒福泽人间。” “这就是说,我通过了!?”菲奥抬头望着村长。 村长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祝福的笑意。 “啊~~~!!!我通过啦!!!哈哈!!!太棒啦!!!”再也没有任何疑问,此时菲奥总算可以放心大胆的笑出来了。 “恭喜你啊~小子!”“恭喜!”“菲奥小鬼,你行啊!” 周围的人群也对少年的成功报以真诚的祝福。 全村人都仿佛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一样,为此,村子里还特别的开了一个庆祝晚会。 …… 夜已深了,聚集的人群也渐渐的各自回去了。 回到家后,林娜婶婶先是将阿奈尔哄上床,然后叫上菲奥来到帐篷外自家的马圈旁边。 “我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林娜婶婶说话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一点。“那天那个商队的人跟你讲星之影的事的时候,我就知道。” “婶婶……”菲奥从没见过婶婶露出过如此哀伤的神情,他从小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知道自己是被她一手带大的。印象中的婶婶是个拥有着不输男人的倔强的一个女强人。听说以前阿奈尔的父亲也是一个很厉害的猎人,但是在一次追捕月光狼的过程中,不幸跌落山崖从此再也没回来了。婶婶一个人就承担起了养育两个小孩的重担,但从来也没见她对命运显示出一点点屈服,反而是更加积极的面对生活。这种态度,深深的影响了两个小孩子。 “不管怎么说,这终究还是你要去面对的。也许从你来到这里的那天起,你就注定不是属于这个小小的世界的人。”林娜婶婶摸着菲奥的头,手指穿过他的头发。“头发有点长了呀,明天上路前,先给你剪一下吧!” “明天?!为什么这么快!?”婶婶突然的决定,让菲奥有点措手不及。 “笨蛋!既然拿到合格证了,当然就要快点去啦。你还等人家派仪仗队来迎接你么?” “可是,那也不用这么快啊!” “你这死小子,你在这多留一天,我不是有要多难过一天吗!还不如早点走了,我也好过的清净!” “……” “对了,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确切地说,是你妈妈留给你的。” “什么!?”妈妈,这个字眼对菲奥来说,是那么的陌生。对他来说,林娜婶婶就相当于她妈妈一样。这么多年从来不曾从婶婶口中听到多少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怎么现在又会有妈妈的留给自己的东西了。 “呶~就是这个东西了!” 林娜手指的,是一匹黑色的马。纯正的毛色,强健的四蹄。即使是在这村子里也是很少有哪家拥有象它一样优秀的马了。 可是,自己以前不是经常骑着它到处跑的吗?怎么从来没人告诉他这是妈妈留给他的。突然,菲奥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这是妈妈留下来的话,它至少已经有16岁多了。按一般的马的寿命来说,它已经是要步入晚年了,可是这匹马非但没有显露出衰老的迹象,反而是越发的显得精神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妈妈曾经交代过,如果有一天,你的未来选择了星之影的话,就由它来当你的领路人了。” “我的未来……选择……?”菲奥有点迷糊的听着婶婶讲的话。 这时,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但是,随便用‘这个东西’来介绍人,不觉得有失淑女风范了吗?林娜小姐!”

友情链接